数字经济合作促中国-东盟关系“提质升级”

葛红亮
《工人日报》
2020-06

内容摘要:2020年是中国-东盟数字经济合作年。6月12日,中国与东盟通过视频方式正式为合作年揭幕。2020年中国-东盟数字经济合作年确定于2019年第22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以“集智聚力共战疫 互利共赢同发展”为主题,是中国和东盟继中国-东盟创新年、中国-东盟媒体交流年等活动之后的又一个重要活动。

2020年是中国-东盟数字经济合作年。6月12日,中国与东盟通过视频方式正式为合作年揭幕。

2020年中国-东盟数字经济合作年确定于2019年第22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以“集智聚力共战疫 互利共赢同发展”为主题,是中国和东盟继中国-东盟创新年、中国-东盟媒体交流年等活动之后的又一个重要活动。

诚然,2020年中国-东盟数字经济合作年将如同其他活动一样推动中国-东盟国家对话与合作关系的发展,但相比之下,数字经济合作年对于中国-东盟关系的维护与“提质升级”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对于把握好中国-东盟关系发展的现在与未来有独特作用。

从历史来看,中国与东盟国家的数字经济合作成效斐然。

近些年,中国有关企业与东盟国家企业的数字经济合作不仅多,而且成效斐然。仅以各大电商“出海”东南亚为例,阿里巴巴、京东等中国具有代表性的电商纷纷在东南亚国家兴建数据中心、物流枢纽基地等。

阿里巴巴在泰国兴建的“柬老缅越泰中南半岛五国智能数字枢纽”,使泰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东南亚电商物流中心,其在马来西亚设立的办公室与在印尼注资Tokopedia,旨在打造一个服务于东盟国家中小企业和消费者的互联网集市平台。

而京东同样将独有的模式复制到东南亚并改变了当地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促进了当地电商经济实现快速发展。

同时,受益于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等东盟国家对数字经济前所未有的重视,中国在移动支付、电商经济与数字产业等方面的经验正在东盟国家落地分享并发挥着积极作用。马云本人甚至成为马来西亚、印尼等多个东盟国家数字经济发展的顾问。

从实际发展来看,得益于中国-东盟数字经济合作,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东盟国家经济保持强劲发展的新兴拉动力量。

根据淡马锡等出品的《2019东南亚数字经济报告》,截至2019年,东南亚数字经济整体规模已突破千亿美元,预计在2025年将达到3000亿美元规模。

具体来看,东盟主要国家2015年以来的数字经济增长规模均相当可观。印尼数字经济规模从80亿美元增长至400亿美元,复合增长率达49%;越南的电商增速更为惊人,复合增长率达到81%;马来西亚的电商、数字媒体行业复合增速超过30%;泰国的电商行业保持着54%的增速,数字媒体保持着39%的复合增速;菲律宾数字经济复合增速为42%。

本质上说,数字经济合作并非单纯局限于电商发展,它是数字经济革命的产物。而在数字经济革命下,工业革命4.0与以往任何一次革命都有着明显不同。它融合了物理、数字和生物领域的技术及其相互作用,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工作、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

从内容上来看,数字技术的未来及其应用相当广泛,包括大数据分析、云计算、网络安全、人工智能、金融科技和物联网领域。

基于此,对中国与东盟国家来说,数字技术现阶段在防疫抗疫、复工复产及保障人民生活方面均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例如,通过数字基础设施来建立医疗物资调度平台,以人工智能技术和大数据分析等数字技术来进行疫情诊断、病理学追踪等,以数字技术的应用来全面保障疫情期间民众的生活、工作与学习等。

随着疫情逐渐好转,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快捷通道”将在评估后陆续建立,在这一过程中,数字基础、数字技术与应用将有利于推动中国-东盟国家的合作渐趋回暖。

从面向未来的角度来看,数字经济合作将是中国-东盟国家合作关系“提质升级”的发展方向。

数字经济合作不仅构成了中国-东盟合作新的增长点,而且对双方产业的进一步对接与增进合作关系深化将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数字经济的未来发展将不仅仅强调电商经济,而是促进产业互联。这既表示互联网将进一步与传统产业相联系,传统的农业、工业与服务业将因此获得转型升级的动力,又意味着中国与东盟国家的产业将在互联网及数字技术、数字应用的促进下,向着产业互联与发展战略对接迈出更大的步伐。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抓住数字经济合作是抓住工业革命4.0的核心,而一旦在工业革命4.0形成更深层次的合作关系,中国-东盟合作关系的“提质升级”自然也就不是难事。

对于中国与东盟国家来说,数字经济合作实际上已经构成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抓住发展新机遇的重要契机,也是打造发展新动能的关键所在。(葛红亮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广西民族大学马国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