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在做大做强RCEP基础上考虑加入CPTPP

高洪
人民政协报

当前,中国正在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构建发展新格局作出全面规划。其中有关区域经济合作,会议要求全面推进改革开放,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是按照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2020年11月20日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发表的“中方欢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完成签署,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重要讲话作出的战略部署,也宣告了中国在国际经济合作机制方面的长远考虑。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东亚地区一直缺少一个机制化、高效率的合作机制。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打破了亚太地区国家在全球范围区域竞争中的不利局面,也为本地区合作互利、共谋发展开创了新局面。当务之急是摆脱单纯追求经济利益的思维模式,从政治高度展示出这一框架的优越性,发挥出以中国市场为主体的强大优势,提高成员国的获得感,通过做大做强RCEP为在适当时机和条件下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打下坚实基础。

毋庸讳言,中国加入CPTPP的道路上还会遭遇各种阻力。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将结束特朗普政府执政期疯狂扼制和对抗中国的极端状态,但拜登主政、建制派回归权力核心后,中美之间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局面依然存在。日本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在CPTPP中的主导地位。事实上,在日本主流派看来,由于日本、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文莱、澳大利亚、新西兰等7个国家具有RCEP和CPTPP成员国的双重身份,再加上7国之外更有中国、韩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缅甸、泰国、柬埔寨、老挝8国的“RCEP15国”的体量和能效,已明显超过7国之外仅有秘鲁、智利、加拿大、墨西哥4国的“CPTPP11国”。为此,日本的战略派人士希望保持一种由中国主导RCEP,自己主导CPTPP态势,有朝一日美国重返CPTPP,就能够有效防止“中国一家独自做大”的局面。

这是一种落后于时代发展需求,囿于以邻为壑陈旧思维窠臼的想法。中国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努力复工复产活跃市场,已成为全球经济重启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强大动力。从一定意义上讲,日本自己也是看到中国在RCEP中的巨大作用,才在印度拒绝加入后仍同意签署的。

显而易见,后疫情时代的世界离不开中国,而任何艰难险阻都无法羁绊中国在和平发展道路上阔步前行。这一点恰恰是日本社会中的精英解读中国经济合作发展方针时不应忘记的。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前所长高洪,文章来源:《人民政协报》,2021年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