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报称拜登对华政策应摆脱对抗思维

库尔特·坎贝尔
日本《每日新闻》

日本《每日新闻》2月7日发表题为《巩固“亚洲支点”战略——拜登政府的课题》的文章称,四年前,人们都说特朗普唯一能击败的民主党候选人是希拉里·克林顿。现在,同样的说法也可以用在拜登身上。78岁高龄、缺乏超凡魅力的局内人能击败的共和党候选人只有特朗普。

让拜登处于优势地位的决定性因素,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这让人明白白宫主人的性格固然重要,国内和世界的长期动向更具分量。尤其在对外政策上,这一倾向正变得明显。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曾承诺美国不再积极干预国际局势。但在他就职总统不到8个月的时候,发生了“9·11”事件,随后他不得不改变方针,使美国进入两场战争。

奥巴马总统推行“亚洲支点”战略,打算从其前任发动的战争中抽身,并促进核谈判。即便如此,他的总统任期还是被导致美国经济弱化的金融危机打上烙印。

通过最大限度地利用政治分裂而当上总统的是特朗普。他把对外政策的重点放在对盟国和对手都采取攻击性态度、进而阻止美国在世界影响力的降低上面。结果是,俄罗斯和中国能更加自由地开展活动,反倒加速了美国力量下降的长期趋势。

对于拜登来说,应对根深蒂固的政治分裂,将比控制疫情和采取经济对策更加重要。他的任期或将在应对上述负面遗产的过程中被塑造。

在对外政策方面,拜登再度强调维持与欧洲和亚洲盟友之间的关系。此外,可以预料拜登将沿袭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强硬政策。

但若拜登在重构同盟关系的基础上采取跟中国敌对的方式,这意味着什么呢?即使他希望团结盟友来对抗中国,但如果盟友不赞同这样做,该怎么办?当美国在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必须与中国合作之际,又当如何?

拜登是否会对中国采取敌对态度还值得怀疑。毋宁说他的对华态度将变得跟日本相近,即与中国进行接触,接受中国崛起的现实,而一旦美国的国家利益受到威胁,则会坚决加以捍卫。

拜登政府的“印太调解员”库尔特·坎贝尔日前称,美国在亚洲的真正目标是谋求与中国保持力量平衡,为阻止中国称霸而维持美国的影响力,并让亚洲国家相信美国的行动具有正当性。换言之,拜登政府并非要与中国敌对,而是谋求保持均势。情况将如何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