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预测新兴国家或是未来十年的赢家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4月4日发表题为《新兴市场将是下一批走向复苏的国家》的文章称,如果说美国在上一个十年是东山再起的国家,那么21世纪20年代将属于世界其他国家。两年来的新冠疫情以及俄乌冲突,正通过加快可能削弱美国优势的趋势来巩固这一预测。美国的债务增长速度比其他大多数国家快。通货膨胀率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许多国家,在看到美国随着战争在乌克兰肆虐而制裁俄罗斯经济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后,正设法减轻它们对强大美元的依赖,而强大的美元是美国享有卓越的金融超级大国地位的基础。

这并不是说美国在未来几年必然会衰落,也不是说中国会超越它,执掌全球经济。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美国将会经历一个乏善可陈的十年,只是停滞不前而不是扩张。市场似乎意识到了这种即将发生的变化:尽管乌克兰战争投下了阴影,但到2022年,每10个新兴市场国家中就将有7个股市的表现好于美国股市。下一个十年的赢家很可能来自世界其他地区,而这个过程可能已经开始了。

如果美国从繁荣走向萧条,或者只是在一段时期内进入停滞不前的趋势,赢家很可能是中国以外的新兴经济体。尽管新冠疫情等加深了人们对发展中国家前景悲观的看法,但这些国家中有许多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蓬勃发展。非洲、拉丁美洲和中东的大多数国家是大宗商品生产国,随着世界减少对俄罗斯能源供应的依赖,这些国家的出口将变得更有价值。

甚至在俄乌冲突之前,以石油、金属、农产品和其他大宗商品出口为驱动力的新兴经济体就已蓄势待发。建设更加绿色的全球经济的运动不仅增加了对能源和原材料的需求,而且使投资新油田、铝冶炼厂或铜矿变得越来越困难。结果就是所谓的“绿色通胀”(即大宗商品价格在环境压力的推动下上涨)在这个十年的大部分时间持续下去,因为新供应进入全球市场的速度非常缓慢。这种新的大宗商品上升周期应该会使巴西、沙特阿拉伯、南非等主要出口国的财富大幅增加。

21世纪20年代的全球经济与过去不同。新兴世界、从东欧到东南亚等地区以及制造业、自然资源和数字技术等行业的实力与美国繁荣时期产生的过度消费相匹配。这些可能性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因为在过去,新兴世界的成功故事主要局限于出口制成品的经济体。现在,随着出口和制造业在全球GDP中的比重下降,这条路变得越来越窄——但它并没有完全封闭。

没有什么能像危机一样激励改革,一场基于新冠疫情的危机注定会带来一波重大改革。新兴国家无法像美国那样靠借贷和消费来缓解疫情对经济造成的痛苦。相反,许多国家被迫实行改革,这些改革最终应该会提高生产率、促进增长。印度一直在对一些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沙特阿拉伯也在放宽移民壁垒。埃及、阿联酋和其他新兴国家也在进行类似的改革运动。

疫情还在加速数字革命的步伐。这场革命已经展开,对新兴经济体产生的变革性影响大于对发达经济体的影响。由于新兴经济体的消费者不太可能获得实体业务,他们正在更加迅速地转向采用移动互联网服务,从数字现金到在线教育和购物。数字收入在新兴经济体GDP中所占的比重不仅高于发达经济体,而且还在更快地增长。

智库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