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美国的沉沦

2020-07-26 20:39
来源:新华丝路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计划网站近期发表题为《美国的沉沦》的文章称,至少自越战时期以来,关于美国衰落的抱怨已经司空见惯。

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保罗·肯尼迪的著作《大国的兴衰》出版,衰落论经历了一轮高涨。该书对帝国主义过度扩张发出了危险警告。

同时,对于美国崩落的抱怨常常会在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发布四年一度的基础设施成绩单前后出现激增。2017年,该协会给美国的公路、桥梁、学校、公园和公共交通的状况打出了D+的评分。这个成绩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并不意外。

领导力和美国梦的失败

在美国的学校里,D不是个令人满意的成绩,但在名义上仍属及格。在基础设施方面,美国正危险地摇晃在不及格的边缘。然而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美国掉下了这个边缘。这个国家已经迅速、轻率、冲动地进入了失败的区域。

首先,存在领导力的失败。过去三年里这个国家一直被一个腐败、无能的人所统治———在面对一连串危机时,他已经以惊人的方式证明了不适合这个职位。

其次,存在保护美国人生命的失败。已经有10多人死于新冠病毒。

第三,存在美国梦的失败。由于新冠疫情,经济已经崩溃,失业率已飙升至近20%。

最后,存在美国种族主义的长期破坏。人们走上街头,抗议又一名死于警察手中的非洲裔美国人。5月25日,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名警察以怀疑乔治·弗洛伊德使用伪钞为由将其按倒在地,用膝盖顶在其脖子上,致其死亡。

如果把经济、政治、社会和医疗的欠缺加到一起,那么当下把美国称作发达工业化国家是难以想象的。实时看到如此快速的地位丧失是异乎寻常的。

当前的抗议强有力地提醒人们:对相当多的一部分美国人而言,这个国家从未先进过。

仇恨混乱加剧社会分裂

唐纳德·特朗普总是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维护法律和秩序的政客,即便他的言行制造混乱且违背法律。

他对警察暴力的受害者从来没有多少同情。作为对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回应,在敷衍地表达了哀悼之后,特朗普迅速转而嘲笑抗议者、民主党州长等人。他说,任何翻越白宫围栏的人都会遭遇“最凶残的狗”。他宣称将宣布Antifa运动(“反法西斯运动”)为恐怖组织。他在推特上发文称“发生抢劫就开枪”时,听起来像个不入流的独裁者。

尽管特朗普呼吁维护法律和秩序,但极右翼实际上正在为抗议活动中偶发的暴力鼓劲加油,因为这将助长他们将国家推入种族骚乱的企图。好斗分子对原本和平示威活动的破坏最终将推动这一极右翼议程。这样的暴力也将推动特朗普的议程。

通过使用仇恨语言、实施两极分化政策以及陶醉于他的政府所培育的混乱,总统已经在自己的权限内竭尽所能从内部摧毁这个国家。

正如爱德华·卢斯在《金融时报》上撰文所说,“特朗普毫不掩饰地为一个白人男性拥有无可争议影响力的前民权时代的美国招魂”。不过归根到底,想要获得无可争议影响力的是特朗普本人,他认为自己能够借助骚乱达到这一目标。

内外政策均渗透种族主义

唐纳德·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始终存在种族主义成分。例如从上任第一天起,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就偏向人口以白人为主的国家,在“我们应该接纳更多像挪威这种地方的人们”的同时,对穆斯林实施旅行禁令,并诋毁“粪坑国家”。他津津乐道地把新冠疫情归咎于“中国人”,完全知道自己的阴谋论将助长反亚裔情绪。

唐纳德·特朗普并不是突然把种族主义引入美国对外政策的。他只不过是在把美国对外政策的一项不成文原则诉诸文字。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把别国当作“粪坑”对待,尽管决策者没有在公开场合这么称呼。

尽管如此,现任总统对种族主义的提升不仅仅是言语上的。他的狂热是有原因的。

特朗普正在把种族主义当作工具,以摧毁美国对自由国际主义的任何持久承诺。后一种理念曾激励美国人帮助创建联合国,发起成立和平队,实施对外援助计划并与其他国家协作应对全球变暖。

特朗普在国内和国外推行种族主义的做法将剪除自由国际主义的立足之本。没有一个国家会认真对待美国的人权说辞。没有一个国家会接受美国声称的作为和平协议、气候协议等调停人的公正立场。他们会说,先把你自己的家里收拾好。

美国对国外人权的支持,可能且应该会受到这些社会运动的波及。这种支持也会因为特朗普在国内搞种族主义以及在国外攻击自由国际主义而受到威胁。

不幸的是,特朗普对于如何把家收拾好有自己的想法,甚至包括烧毁房屋。对特朗普的种族式民族主义的解药是加强国际主义:重新加入特朗普退出的那些国际机构,重新达成特朗普撕毁的那些协定,在平等基础上耐心地重建美国的世界参与。

这样一种与世界的重新接触必须与对美国自身种族主义的艰难清算同时进行,因为国内长期存在的不平等反映的是全球范围持续存在的不平等。

只有这样,美国才能停止沉沦并重新回归到国际社会中。

责任编辑:秦川